家具业最需要的是持续“革新”,而非“革命”

舆论通常会批评家具行业的从业者思想保守,而对新的、具有革命性的事物则会大加称颂。这种声音需要有,有了这种声音可以及时提醒人们不要一味地低头走路,还要仰望星空,不断检讨自己是否跟上了时代的步伐。但凡事均不能走极端,“颠覆”固然痛快,但有些事情...                                                                                                                 特约 《家具微言》作者简介:许柏鸣南京林业大学家具与工业设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深圳家具研究开发院院长主要研究方向:家具设计与工程 产品战略设计更多专题文章:特约 | 许柏鸣——家具微言  舆论通常会批评家具行业的从业者思想保守,而对新的、具有革命性的事物则会大加称颂。这种声音需要有,有了这种声音可以及时提醒人们不要一味地低头走路,还要仰望星空,不断检讨自己是否跟上了时代的步伐。但凡事均不能走极端,“颠覆”固然痛快,但有些事情却不是那么容易颠覆、甚至是不应该被颠覆的。企业更应该对此保持清醒的头脑,在保持战略定力与变革中拿捏好分寸。事实上,度的把握是最为重要,也是最难的。  在某种程度上,这已经不是纯粹的专业问题,而是哲学问题了。矛盾总是让人头痛,但无论是矛胜还是盾赢都只是暂时性的,重要的是客观世界总是在此交替过程中前进,并在动态中平衡的。在商业世界中静态的平衡是不存在的。  守成与革命,就是一对深刻的矛盾。究竟应该是守成还是应该革命,不能简单而论。现有体系是历史沉淀的结果,自然有其成因;客观情况在变也是不争的事实,未来必定改变也就无可避免。  在历史上,家具行业从来没有像这几年那样充满着躁动与不安,企业在各种声音的撕裂中迷失了方向。  躁动中的家具行业,究竟何去何从,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课题。2015年,我们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未来中国家具行业的格局与形态》,这篇文章具有展望性质,也是从昨天到今天的一种历史轨迹描绘后结合当今科学技术与社会文化的可能变迁而朝向明天和未来的逻辑推演。问题是,在这个方向、路线图与进程当中,必然存在着诸多不确定因素,这些因素难以预测。我们担忧的不是方向性问题,而是在进化的每一个节点上可能会遇到障碍,这些障碍会阻隔人们的视线,从而重新陷入迷思,当你怀疑起了自己的初心,那么也就难得始终了。  因此,有必要跳开专业范畴,回到哲学层面来做更加深层次的探讨。  1.传统行业与新兴行业的区别  其实,传统行业与ICT等新兴行业在属性上、在成熟度上、在形态上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后者是人类的新发现,迄今只可视作仍然处于初始状态、仍然在探索过程中、仍然具有无限的开发空间、仍然无法定型,所以其发展也必然是日新月异,今天的辉煌很可能在明天一夜倒塌,“小灵通”、“手机”、“胶卷”等等无不如此。但像家具这类传统行业则绝无可能一夜变天,人类的生活方式是一个渐变的过程,不应该是“革命”,而只是不断地“革新”,或者说是渐变的,行业发展不存在断裂状态,它总有脉络可循。  传统行业需要对新的技术保持高度敏感,并积极拥抱之,这一点无可置疑,要作为有效的手段充分利用其优势应用到本行业来,这样你就可能会获得竞争优势,如材料科学的发展、互联网+等等,莫不如此。  但,根还是在本行业,而不是用那些手段来替代本行业的根本任务和目标。  当然,对本行业的思考也要在一定程度上跳开这个行业,提高我们的立足点,这样才能看得更加清楚。跳出本行业,并非跨到其他行业来看,那会乱了自己的阵脚,而是要站在社会需求和消费者的立场上来审视,那就是要思考还有哪些需求没有被满足、哪些需求还可以满足得更好、还可以创造出哪些新的需求、新的技术可以在哪些方面优化我们现有的运作?在这个基础上的跨界融合才有意义和价值,思维没有源头就会散乱,而思维的源头就是本质,而非形式。  本质-结构-逻辑,这才是正确的思维方式。  只有抓住了本质,目标才不会偏离;在抓住本质的基础上,只有完成结构化,才能把层次分清楚;只有通过结构化分清了层次,才能把控住全局;结构和全局清楚了,还要遵循逻辑,逻辑理顺以后,才可以描绘通向目标的路线图;有了清晰的路线图,才能有条不紊地朝着目标推进。而灵感和创意是每个节点都需要的,灵感不是闭门幻想,而是要激发、要头脑风暴,这些工具的有效使用,需要科学合理的组织和明确的任务来导向。  2.技术发展的“S型曲线”  革新按照其性能变化的激烈程度而言,有量变革新与质变革新,质变革新通常是在量变到一定程度后的跳跃,而不是说变就变的,图1为量变与质变在性能与时间上的关系函数,这是技术驱动革新可遵循的基本规律。图1 革新的性能与时间关系  我们这里所定义的技术是一个广义概念,即:  ——Dosi 1982:“技术是……一套理论知识或实践活动、技术诀窍(know-how)、成功或失败经验、物理与机械资产……”;  ——Zeleny 1982:“技术是一组硬件、软件、脑件及其网络支撑”。  技术革新的模型是一条“S型”曲线,图2所示的是一个短技术周期的函数关系。图2 单一技术参数的时间进化关系  学界把一条“S型”曲线称作“短周期”,两条“S型”曲线的叠加称作“中周期 ”,三条及以上称作“长周期”。  图3是关于中周期的状态,理解一项技术的发展阶段是投资的基本依据,我们要能预测一项技术的极限性能L,即:预见到一项给定的技术将达到一个特定的水平,从而适时启动新技术的开关。图3 技术的中周期状态  至于长周期状态,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关于“速度”的进化,见图4a和图4b所示,人类依靠自己奔跑的速度是非常有限的,马匹可以跑得更快,但生物体本身的速度依然无法满足人类的需要,火车可以突破任何生物体的极限,而螺旋桨飞机和喷气式飞机又分别将速度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以往认为,光速是极限,但量子纠缠就可以超越光速。人类几千年文明在速度上的进化就可以如此清晰和简明扼要地描绘出来。  速度只是人类技术进化的一个典型案例,其它几乎所有的技术都依循着这样的规律。因此,这个“S型”曲线的原理具有普适性。  家具行业在技术驱动上的发展同样遵循这一规律,把握住这样一种规律后,企业的运作就不必那么慌乱,就可以更加稳健、更加扎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对于一般的中小型企业,我们不建议把资源和精力用于过多的基础研究上,说白一点就是你“玩不起”。那些基础研究应该是大学和科研院所的事,企业的重心应该放在应用研究上。华为之所以要在基础研究上做巨大投入,源自在其自身定位的端口上已经进入无人区,在迷雾中领跑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所以任正非感到了“迷茫”,这是成功大企业面临的不得不去解决的问题,也有这个资源和实力去解决,只有解决了才能保持其领先地位,担负起领导者的角色。但即便如此,也不是不加区别地无限投入,而是聚焦、聚焦、再聚焦。“上不碰管道、下不碰内容”是其非常明智的选择。图4a 速度在长周期中的几个等级图4b 速度进化的量化梯次  3.在短周期内的着力点  以上呈现的是人类技术的进步规律,这是永无止境的。对于一项给定的技术而言,其时间跨度对于整个人类历史而言是微不足道的,而对于一个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而言,则很可能已经足够长了。因此,我们通常只需要考虑一个时代或一个特定时间段内的技术进步,包括现有状态与两条“S型”曲线的迭代时点。不同的技术,其周期是不同的,或长或短。  对于当代家具与家居业而言,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恰好处于ICT(信息通讯)等新技术在应用中的裂变时期,其基本原理已经清楚;二是我们依然处于一个时代内和一个短周期内。  在第一个特点的条件下,我们需要预测其技术发展的边界,工业4.0是目前可以预测到的准终极状态。这就是我们关于《未来中国家具行业的格局与形态》一文推演的基点。其中包含了智能产品、智能生产、制造业服务化、云工厂和跨界融合。由于技术的发展,必然对整个社会生活形态,乃至文化都产生重大影响,因此,需要将这样一个准终极状态作为未来的目标,来重新确定企业的中长期战略,规划出实现这一战略目标的路线图。  在第二个特点的条件下,我们也不必恐慌,因为技术进步通常都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在这样一个变化周期内,我们完全可以从容不迫地予以铺垫、予以夯实必备的基础,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缓冲、来过渡。厚积才能薄发,不要急功近利、不要总想着弯道超车,火候不到,饭是煮不好的,煮出来的也是夹生饭。  企业最根本的生存法则只有一条,那就是创造价值!只要你能够真正为消费者带来独特的价值,你就有存在的理由,是的,就这么简单。如果你的资源和能力是稀缺的,那么你就会有竞争优势;如果这种资源和能力难以被拷贝和难以被替代,那么你就可以获得持续竞争优势。当然,前提是,你自己必须有这种开发能力,否则,反过来就可能成为你的负担,因为,你将不具备成本优势。  所有这一切都必须深耕细作。产品与服务均以品质为生命,而品质是一种态度,品质保证的源头不在制造,而在设计。设计需要预见到各种可能的情况,以及在出现各种情况的时候有预案来予以解决。设计不仅仅是形态,而是统筹,还有包括行动在内的所有细节考量。  企业是折腾不起的,与其不断切换方向,倒不如先把一件事情做好,一个人在一生中能够把一件事情做好就很不错了,企业同样如此。如果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都能在某一个点上做好、做出色,那么就是对人类最大的贡献。  世界的精彩就在于多元化,凡是那些指点所有企业都必须沿着一条路去走的观点基本上都不靠谱。与实体渠道对立的电商如此、以材料为导向的实木家具如此、以一切通吃为商业目的的全屋定制同样如此。  《中国传统家具》主编邓雪松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现在很多概念的提出,不是基于文化的发展繁盛与专业领域的深入和推进,而是基于市场营销,由商业利益主导和包装的,这是所有乱象的病根。”  我们不反对商业化运作与传播,但必须有度,必须要有底线,这条底线就是不能挑战科学。  同时,任何精品都是雕琢出来的,产品如此、服务如此、品牌也是如此,而这就必须耐得住寂寞,必定需要时间的沉淀。“速生”出不了好东西,品牌不是哗众取宠,而是持续的磨砺。  我们应当清晰地认识到,当今中国家具行业更为需要的是持续革新,而非革命,至少革命的时间还没有到来。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网无关